毛澤東五回韶山

發布時間:2019/05/27

1907年至1908年間,毛澤東輟學在家,結識了剛從外面學成歸來的李漱清,他從長沙法政??茖W校畢業,是韶山有名的飽學之士和維新派人士。毛澤東很敬重這位先生。在李漱清的影響下,毛澤東廣泛閱讀了《盛世危言》、《校邠序抗議》等時政新書,接受了民主思想,世界觀發生了深刻變化,偏僻閉塞的小山沖已鎖不住他那顆年輕火熱的心,他越來越強烈地意識到,國家興亡,匹夫有責,自己應當走到外面的世界里去,去闖一闖,去為國為民干一番事業來!

  這時他聽說鄰縣湘鄉的東山書院改成了一所新式的高級小學,由于求知的渴望,他堅決要求到東山小學去讀書。父親拗他不過,終于讓步了。1910年早秋的一天,他第一次離開家鄉,走進了一個廣闊的新天地。

  臨走時,他以改寫他人之作的方式給父親留下了一首明志詩:

  孩兒立志出鄉關,
  學不成名誓不還。
  埋骨何須桑梓地,
  人生無處不青山。

  詩中反映了毛澤東遠大的抱負和不凡的氣度,正是這種獨立不羈的品質,幫助這個少年作出了決定一生的第一個重大抉擇。沉睡的中國大地上,已經響起了巨人的腳步聲……

  此后,毛澤東一生多次回到韶山。當他走上革命道路后,回家鄉的機會就不很多了,但五回韶山的故事流傳至今,毛澤東與韶山道不盡化不開的濃濃鄉情,既是家鄉人心中珍貴的回憶和寶貴的財富,又是為普天下人們廣為傳誦的一段佳話。

一回韶山爐旁春夜說親人

教育親人干革命

教育親人干革命

  1921年,是中國歷史開辟新紀元的一年。

  毛澤東和其他幾位革命先驅,正在醞釀一場震驚世界的事業。組建湖南共產主義小組的重任,歷史地落在毛澤東身上,這一年7月,他成為了中國共產黨12名創建人之一。

  毛澤東的父母在不到半年的時間內相繼辭世,家中的很多事務,在等著他這位大哥回去主持。這一年春節剛過,毛澤東身穿一件灰布長衫,一雙青布便鞋,領著小弟毛澤覃一道回到了韶山沖上屋場。

  正月初八,是毛澤東母親的壽辰。這天晚上,毛澤東、毛澤民、王淑英(毛澤民之妻)、毛澤建以及毛澤東的兩位表兄文東仙、文南生圍坐在火塘邊,一邊烤火,一邊吃東西,一邊話家常。毛澤東對毛澤民和王淑英說:“這幾年我不在家,澤覃也在長沙讀書,家里只有你們倆口子撐著。母親死了,父親死了,都是你們安葬的,我沒有盡孝,你們費了不少心?!?/p>

  一席話,勾起了澤民心中的酸楚:“費心倒莫講,我們在屋里當然要盡力。只是這些年日子不好過?!苯又貞浀溃骸懊駠晷薹孔?,母親開始生??;民國七年,敗兵幾次來屋里出谷要錢,強盜還來搶了一次;民國八年死娘,不久又死爹;民國九年安葬父母,還有給澤覃訂婚,這幾年錢用得太多,20畝田的谷只能糊口,錢從哪里來?我準備把進橋頭灣的田產賣掉算了?!?/p>

  “是不是欠人家的一些錢???”毛澤東問。

  “別人欠我們的有幾頭牛,我們欠人家的,就是義順堂(即毛順生開商坊的招牌)的幾張票子?!?/p>

  “能抵銷的有什么東西?”

  “能作抵的是家里還有兩頭肉豬,倉里還有兩擔谷?!?/p>

  毛澤東沉默了一會說:“你講的都是實際情況,強盜來搶東西,敗兵來要東西,這不只是我們一家發生的事,而是天下大多數有的災難,國難民不安嘛!”

  毛澤東接著說:“我的意思是把屋里收一下場,田也不作了——這些田你們倆口子也作不了,還要請人。我在學校里找了個安身的地方,潤連(毛澤民)細時在屋里搞勞動,沒讀好多書,現在離開這個家,跟我出去學習一下,邊做些事,將來再正式參加一些有利于我們國家、民族和大多數人的工作?!?/p>

  澤民和王淑英都瞪著驚疑的眼睛望著毛澤東。毛澤東看出了他們的心思,繼續開導說:“你們不要舍不得這個家,為了建立美好的家,讓千千萬萬人有一個好家,我們只得離開這個家,我們要舍小家為大家,舍自己為人民!”

  “家里發出的票子,你就寫一個廣告貼在外面,凡有義順堂票子的,限定幾天來兌。你把欄里的豬趕到銀田寺賣了,準備錢,讓人家來兌。牛,就讓別人去喂,你如果向別人要錢,除非他把牛賣了才能給你?,F在快要搞春耕生產了,不能逼人家賣牛??!別人欠我們的賬就算了,倉里剩下的谷子就不要動用了,最好留到春荒的時候,平價賣給上下屋場的人,要從那些最沒飯吃的算起,父母死了,他們的衣服、被子送給那些最困難的人家去?!?/p>

  爐中的火燒得旺旺的,映照著一張張堅毅而興奮的臉膛,聽了哥哥的一席話,澤民他們心中也都是火辣辣的,他們下定了決心,跟隨大哥,走上一條充滿犧牲、充滿艱難而又充滿希望、充滿光明的道路。

  正月初十,毛澤東身穿一件衣衫,夾著一把雨傘,迎著初升的旭日,離開韶山。澤覃、澤建和哥哥一道同行。一個星期以后,毛澤民和王淑蘭帶著孩子,輕裝去了長沙。曾經熱鬧的上屋場沉寂下來。毛澤民、毛澤覃、毛澤建,日后都成長為中國革命的堅強戰士,成為了流芳百世的英雄。遺憾的是,從那以后,他們就再也沒有回來過。

 二回韶山播火家園初染紅

中共韶山特別黨支部成立

中共韶山特別黨支部成立

  1925年2月6日,毛澤東以“養病”為由,攜妻子楊開慧和兩個孩子岸英、岸青回到韶山,他這次回鄉,并不是為了安心養病,而是來放“火”的。他要在這里點燃農民造反的烈火,燒掉舊世界一切反動腐朽的東西,燒掉山沖里一切吃人的鬼魅。韶山沖頓時沸騰了!

  毛澤東剛回到家,人們就踴躍前來,大家憋了一肚子話要跟潤之先生說。該從哪里說起呢?房間里沉默了一陣,還是龐叔侃先開口。他談到農民生活越來越艱難,談到成胥生等地方豪紳如何橫行霸道,談到教育界當權的如何貪贓枉法,經-龐叔侃一引,大伙就像開了閘的水,紛紛把村里的情況,自己的遭遇一五一十地告訴毛澤東。

  毛澤東聽了大家的談話,在房子里一邊走著一邊說:“我們韶山,有個最大的特點,什么特點呢?窮,但是窮得有志氣。窮到什么程度呢?十戶就有九戶是糧無一斗,地無一寸。拿在座的新梅哥(毛新梅)來說,自己雖然做郎中,可是全家大小七口人吃茶飯,只一畝田,年年是禾鐮上壁,就沒有飯吃。我說窮得有志氣,像志申哥(鐘志申)就是這樣的,敢于和成胥生去作對,把成胥生的團丁像趕瘋狗一樣趕跑……-”

  大家不吭聲,一字不漏地聽著。毛澤東停了一會,走到桌旁站住,放大聲音說:“對付反動派就是要這樣。地主土豪、貪官污吏,你不打他是不會倒的。我們不光要把他們打倒,還要跺上一腳,叫他們翻不得身!”

  毛澤東的話,正說到幾個年輕人的心坎里。鐘志申早已按捺不住,忙問道:“潤之先生,聽說你在長沙,在安源帶領工人和反動派作對,回回都搞贏了。這次回韶山,能不能帶領我們也鬧起來?”

  毛新梅接著說:“要是我們韶山也像安源那樣鬧起來,就帶勁啦!”

  龐叔侃激動地說:“潤之先生,只要你說怎么鬧,就是刀山火海,我也跟你走!”

  這是毛澤東回鄉后同韶山的革命積極分子第一次接觸,一席話,使這些熱血漢子心里騰起熊熊烈火。

  在毛澤東的組織發動下,短短幾個月時間,韶山辦起了20來所農民夜校,韶山四周20多個鄉建立了秘密農民夜校,會員達千余人,當時窮苦農民人人會唱一首歌:

  金花籽,開紅花,一開開到窮人家;
  窮人家,要翻-身,世道才像話。
  今天盼呀明天盼,只盼哪天出太陽;
  太陽一出照四方,大家喜洋洋。

  1925年6月的一個晚上,在上屋場毛澤東臥室的閣樓上,舉行了一次具有歷史意義的會議,毛澤東在這里親手創建了中國農村最早的黨支部之一——中共韶山特別支部。

  這天晚上,毛澤東臥室閣樓上的那盞桐油燈顯得格外明亮。正面墻上,掛著一面鐮刀斧頭紅旗和一幅印在書上的列寧像,莊嚴而肅穆。

  毛澤東身穿土藍布短衣,親切地迎接來開會的每一位戰友。毛福軒和楊開慧也在迎接客人。毛新梅來了,龐叔侃來了,鐘志申來了,李耿侯也來了。迎來他們都是單線通知,直到此時才知道,今天在鮮紅的黨旗下宣誓的還有這么多戰友,相互不約而同地露出了會心的微笑。

  在毛澤東的安排下,由原在安源入黨的韶山籍黨員毛福軒宣布會議開始,隨即請毛澤東講話。毛澤東站起來,從容地走到桌前,鄭重其事地作演講。他介紹了黨的性質、綱領和任務,闡述了在農村建立黨組織的重大意義,勉勵大家為了消滅剝削制度,實現共產主義,準備接受長期的斗爭考驗,并在人民群眾中生根、開花、結果。

  毛福軒領著新黨員肅立在黨旗和列寧像前,舉手宣誓,閣樓上回蕩著莊重的誓言:“努力革命,犧牲個人,服從組織,階級斗爭,嚴守秘密,永不叛黨?!?/p>

  宣誓完畢,新黨員抑制不住內心的激動,紛紛起立,用不同的言語表達自己的意志:

  “為了革命成功,義無反顧!”

  “我的一切都交給了黨……”

  中共韶山特別黨支部成立,毛福軒任黨支部書記,最早的5名黨員,以實際行動實現了自己的誓言,先后為革命獻出了寶貴的生命,成為名垂千古的“韶山五杰”,英雄事跡可歌可泣。

  自從有了黨的組織,韶山的農民運動就有了堅強的領導核心。韶峰之下革命浪潮一浪高過一浪。

  這年6月間,韶山農民舉行反侵略示威游行,聲討“五卅慘案”;

  是年7月,上、下七都雪恥會成立;

  7月30日,上七都教育會、學委會改選,中共黨員龐叔侃、李耿侯等分別當選兩會執行委員,不久下七都教育會亦為中共黨員和進步教師掌握,韶山的農民登上了這個山區的政治舞臺。

  7、8月間,韶山饑腸轆轆的農民打響了經-濟斗爭的第一炮——阻禁平糶,并獲得勝利。

  毛澤東后來在回憶這段崢嶸歲月時曾滿懷深情地寫道:“紅旗卷起農奴戟,黑手高懸霸主鞭,為有犧牲多壯志,敢教日月換新天!”

三回韶山考察農運涌風云

1927年毛澤東考察農民運動

1927年毛澤東考察農民運動

  1927年1月4日至10日,毛澤東又一次回到韶山。他這次回鄉,是要親眼看看自己在1925年點的那把“火”是越燒越旺,還是熄滅了;是要親耳聽聽父老鄉親講講知心話,收集最令人信服的材料,來回答“農民運動有沒有出路”的問題。他還要再點一把火,喚起更多的民眾團結起來,推翻-這個黑暗的社會。

  這一次,他不但在上屋場家中召開會議,請人吃飯,還深入到銀田寺白廟,韶山沖毛鑒公祠、毛震公祠、壩子,楊林瓦子坪,大坪唐家圫等地走訪調查,并將韶山“泥腳桿子”的斗爭經驗寫入了《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》這一光輝著作。

  1月5日清晨,毛澤東從湘潭乘船前往韶山。中午,毛澤東來到銀田寺區委和區農民協會所在地白廟。

  聽說毛潤之先生回來了,白廟里熱鬧非凡,1000余名農協會員聚集到一起,院子里擠得滿滿的。毛澤東由鐘志申等人陪著走進會堂,頓時,雷鳴般的掌聲響起,經久不息。鐘志申請毛澤東給大家講話,毛澤東整了一下衣襟,走到主席臺上,饒有興味地向大家說:“現在韶山一帶的大土豪有的被鎮壓了,有的被嚇跑了,你們看,我們的革命是不是成功了?”臺下齊聲回答:“我們成功了,我們勝利了!”還有一些人細聲細語:“革命還冒成功……”但是,又生怕話說錯。毛澤東點了點頭,用鏗鏘有力的聲音說:“對??!革命還冒成功,革命好比上樓梯,要一步一步地上;革命又好比起屋,要先打好基腳;我們現在還只登上了第一步樓梯,還是打地基。我們的任務不光是打倒幾個土豪劣紳,而是要推翻整個舊世界。革命的任務還非常重,我們必須合群奮斗,去爭取革命的最后勝利!”說到這里,毛澤東大手一揮:“將來革命勝利了,田土都是人民的,再不要向地主交租了,將來電線像蜘蛛牽絲,公路四通八達,還有長長的火車,一列火車,可能把我們咯里開會的所有人一塊拖走,拖到長沙吃晚飯也不遲……”毛澤東一席話把整個會場的人都逗笑了,一張張笑臉,憧憬著美好的未來。

  此后,毛澤東先后來到清溪寺、李家祠堂、坳風屋場、烏龜井、毛震公祠等地。他到了哪里,群眾自發組織的隊伍就敲鑼打鼓地迎到哪里。毛澤東不斷地向歡迎的群眾招手致意,遇到上了年歲的人又是問好,又是行禮。

  在毛震公祠,毛澤東看見許多婦女進了祠堂,格外高興:“我前年離開韶山,至今只有一年多的時間,家鄉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,我要感謝農民協會,感謝父老鄉親。你們看,今天我們毛震公祠來了咯么多堂客們、咯么多年輕妹子,這是過去想都不敢想的事呀!斗垮了土豪劣紳,婦女們翻了身,進了祠堂,我毛潤之比你們還高興,今天在咯里吃飯,我要請婦女坐上席!”

  7日下午,第三鄉的農民協會組織了三四百人的隊伍來毛震公祠接毛澤東。一方歡送,一方迎接,毛澤東被群眾簇擁著,說說笑笑來到了毛鑒公祠。在這里開了一個大會,毛澤東站在戲臺上講話,他充分肯定了韶山的農民運動,接著給大家講了國內外形勢,他說,“有人講農民運動‘糟得很’,我看農民運動‘好得很’。農民打的是土豪劣紳、不法地主,把幾千年封建地主的特權打個落花流水,有哪點不好呢?”

  在韶山考察的六天,毛澤東親身感受到家鄉農民運動的蓬勃發展,發出了“農民運動好得很”的感慨。他還不斷給家鄉人民熱情的鼓舞和激勵,賦予了巨大的精神力量。臨走時,他推心置腹地告訴鄉親:“我搞革命不是為了自己,是為了無產階級事業!我所愛的和所交的朋友是穿草鞋的沒有錢的窮人,百分之八十可以幫我的忙。我們的革命還才開始,打了幾個土豪、幾個劣紳,好比在指甲縫里挑污泥,還只是挑去一點點。要徹底消滅封建地主和土豪劣紳,打倒軍閥,趕走帝國主義,還得要二三十年的時間。二三十年革命不成功,我毛潤之就不回韶山了!”

  1月11日晨,毛澤東離開韶山,繼續去湘鄉考察。從此,他走南闖北,為人民的解放事業奔波不息,與故土韶山一別32年。

  這一年,毛澤東先后在湘潭、韶山、湘鄉、衡山、醴陵、長沙進行了農民運動的考察,最終完成了指導中國革命的巨著《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》,精辟而又生動地分析了中國農民問題,深刻地批駁了當時黨內對于農民革命斗爭的責難,高度評價了當時的農民革命運動:

  “無數萬成群的奴隸——農民,在那里打翻他們的吃人的仇敵。農民的舉動,完全是對的,他們的舉動好得很……”

 四回韶山別夢依稀故園情

1959年毛主席拜父母墳

1959年毛主席拜父母墳

毛澤東與父老鄉親

毛澤東與父老鄉親

  三十二年離愁別緒,三十二年故土情思。自1927年毛澤東離開韶山,從此,關山遠隔,戰事頻仍,音訊難繼。期間,一有機會毛澤東便打聽家鄉的事情,同親朋故舊取得聯系,全國解放后,家鄉的父老鄉親也多次專程進京看望毛澤東,邀請他回家鄉走一走,看一看。直到1959年6月25日,他才抽出余暇,投入了故鄉的懷抱。

  領袖還鄉,沒有煊赫的車馬儀仗,有的只是游子的誠樸和童心舊情……

  6月25日下午,三輛小車從長沙出發,經-過古城湘潭,直奔韶山駛來。臨行前,毛澤東對負責安全工作的羅瑞卿約法三章:一、不要派干部去韶山,特別是不要派公安人員去;二、在行動上給予自由;三、到了韶山要讓我廣泛接見群眾。

  一路上,毛澤東的心情極不平靜。當他乘坐的小車一進入銀田寺,他便讓司機放慢了車速。車窗外,已開始黃熟的稻子在夏風里蕩起千重浪萬頃波,人們在田垅中平和而快樂地勞作,這一幕醉人的景象,勾起了偉人心中多少回憶,多少感慨?

  下午5時40分,小車駛進韶山沖,在韶山招待所(今韶山賓館故園一號樓)前緩緩停下。毛澤東走下汽車,神采奕奕,慈祥的臉上笑容可掬,和在此迎候的當地黨政軍負責同志一一握手,并用濃郁的鄉音說:“鄉親們好!”

  一進寓所,毛澤東便詼諧地對韶山招待所黨支部書記毛偉昂說:“你去幫我把山神請來!”毛偉昂知道主席是想見韶山公社的書記,立即去通知。公社書記毛繼生聞訊后,飛速趕到毛澤東住處,激動地握著主席的手說:“1954年我代表家鄉人民去北京看望您的時候,您說想回韶山看看,鄉親們日盼夜盼,如今您真的回來了!”

  毛澤東拉著他的手在沙發上坐下,馬上詢問起家鄉的工農業生產、群眾生活以及少年時代的老師、同學、親友等情況,還對毛繼生說:“離開韶山幾十年噠,這次回來,要同鄉親們會一會面,打一打講,吃餐便飯?!彼贿呎f,一邊扳著指頭排數要請哪些人,其中包括老共產黨員、老農協會員和赤衛隊員、烈士家屬以及老表、堂兄弟等。他最后吩咐說:“明天晚上請他們來吃飯?!?/p>

  當天夜里,這位闊別家鄉32年后歸來的游子,激動的心久久不能平靜。那個晚上,主席幾乎沒有睡覺,開始與湘潭、韶山的干部談糧食生產、水利情況,接著又和警衛員楊明聊天,談家常,最后還批閱文件直至深夜。

  次日拂曉,當韶山沖茂密的林子還在靜謐中沉睡,毛澤東便悄悄地起來,獨自朝父母安眠的地方——土地沖楠竹圫走去。他走了好遠,隨行人員才追了上來。

  山道崎嶇,荊棘叢生,毛澤東健步上山,走得很快。隨行人員見既無花圈,又無鞭炮,連忙隨手折下幾支松枝。

  來到父母墳前,毛澤東從隨行人員手中接過松枝,輕輕地插在墳頭,然后恭恭敬敬地鞠了三個躬,口中喃喃說道:“前人辛苦,后人幸福!”主席面對墳墓肅立良久,毛繼生問:“主席,要不要把墳墓修一下呢?”毛澤東說:“不要,把它填一下就行了,每年清明節請你們代勞培培土!”

學院新聞

  • 培訓動態
  • 理論學習
  • 韶山精神
  • 午夜毛片不用播放器免费看